您的位置:首页 >教学研究>学科教学>详细内容

学科教学

鼓之声、鼓之韵 ——议《滚核桃》与《鼓舞》的不同声韵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3-15 01:05:42 浏览次数: 【字体:
鼓之声、鼓之韵 ——议《滚核桃》与《鼓舞》的不同声韵 苏州市相城区陆慕高级中学 马晶晶 摘要:“鼓”是人类表达情感的最初形式,《滚核桃》和《鼓舞》这两首是我国绛州鼓乐和非洲布隆迪圣鼓的典型代表作,通过对其全面的分析和对比,能够明确两首鼓乐的表现内容及音乐情绪;作品结构与表现技法以及艺术审美的特征,感受不同的音乐文化之美,使其更好地得以传播和发展。 关键词:《滚核桃》 《鼓舞》 表现内容 音乐情绪 作品结构 表现技法 艺术审美 鼓声是脑干最喜欢听的声音。“鼓之声”恢宏磅礴,振奋人心,给人以精神和力量;“鼓之韵”,包容了不同民族的美学观念。鼓伴随着人类从荒蛮走向文明,它是踏着生产劳动的节奏,步人音乐殿堂的。 “鼓”是人类表达情感的最初形式;“鼓”是传递信息的工具;“鼓”是年龄最大的一种乐器;“鼓”是乐队的灵魂,更是一种语言,鼓声一响,不管肤色是否相同,不管语言是否相通,人们听后都激动振奋,欢欣“鼓”舞。 我国鼓文化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早在远古时期,鼓被尊奉为通天的神器,主要是作为祭祀的器具。鼓大俗大雅,俗可以是民间欢庆式的鼓声,以制造热闹效果为主;雅可以进入庙堂祭祀和宫廷宴请。我国鼓作为乐器是从周代开始。周代有八音,鼓是群音的首领,古文献所谓“鼓琴瑟”,就是琴瑟开弹之前,先有鼓声作为引导。直到现在,许多民族也还保留着只有节奏没有旋律的乐曲。而在人类文明的起源地——非洲,鼓还保留着极其独特而重要的地位。笔者以我国“绛州鼓乐”《滚核桃》与非洲“布隆迪圣鼓”《鼓舞》为例,着重谈谈这两种鼓乐的不同声韵。 一、作品的内容及音乐情绪 人音版高中音乐鉴赏教材中的《滚核桃》是我国“绛州鼓乐”的典型代表。绛州鼓乐是流行于山西省新绛县汾河流域一带的民间锣鼓乐种,具有独特的艺术表演特征,这首乐曲的原名是《厦坡里滚核桃》,主要取材于当地民间锣鼓曲牌《厦坡里滚核桃》,“厦坡”一词是新绛的地方方言,主要是指瓦房屋顶。鼓手利用鼓的各个部位以及鼓棰、鼓架的最佳声音进行演奏,表现了秋收季节,农民采摘核桃之后,集中装袋、运到房顶上,然后铺开核桃晾晒、核桃滚散开来、坠地作响的场景,抒发农民劳动时的欢快喜悦心情。《滚核桃》表演通常由六——八名鼓手分别演奏八面扁鼓,一人拍板、一字排开,鼓手皆为同性,男女皆可。 教材中另一首独具特色的鼓乐叫《鼓舞》,它是非洲大陆的中东部一个国家“布隆迪”的一首重要的鼓乐表演形式。在非洲,鼓不仅是一样重要的乐器,在很多国家鼓还是宗教、民族的象征。在布隆迪,有一种鼓乐叫“圣鼓”,是王权的象征,象征皇族的正统与种族的延续。只在特定的场合表演(如国王加冕时或播种季节来临时进行表演)。这首《鼓舞》表演的鼓手们皆为男性,他们身着民族服装,头顶70kg大鼓,赤足上场,围成半圆后放下大鼓,开始表演,阵势非常壮观。在非洲,鼓是音乐的灵魂,它始终伴随着不同的表演、欢庆、仪式场合。《鼓舞》中领舞者手持狩猎长矛,随着鼓点错综复杂的节奏,时而旋转飞舞,时而凌空腾越;鼓手们以各种不同的动作、姿态轮番表演亮相,表现出族人对信仰和大自然的敬畏和称赞之情。过去,圣鼓表演是不允许女性参与的,如今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文明的进步,女性也可以参与到舞蹈和歌唱中,但鼓是绝对不可以触碰的! 二、作品的结构与表现技法 《滚核桃》运用了敲击鼓帮、敲击鼓面、闷击鼓面、双手交叉敲击鼓梆、交替敲击鼓棰、刮鼓钉、单手滚奏、闷击向前、后推奏等敲击的手法,充分展示了绛州鼓乐“花敲干打”的独特魅力。 整首作品,由头、身、尾三部分所组成。 ①头部为“散板”,起到引子的作用,演奏时先合奏后由六人依次双手轮奏鼓边,由第一人开始至第六人,往返四次,由慢渐快、由少增多,由弱到强,这种层层递进式的演奏效果,形象地捕捉到核桃沿房顶坠地,由少到多的艺术形象。 ②身部,主要由两个乐段构成,拍板一板一拍把握节奏的速度。第一个乐段主要由长短不同的两条乐句组成。 A. (图1) 第一条节奏A(如图1):以齐奏形式双手交替敲击鼓边即 的节奏型;随即击鼓心一拍,重复两遍,(乐谱中的“冬”皆为击鼓),之后以应答的形式齐奏第二条节奏B:(如图2) B. (图2) 运用了“闷击向前、向后推”的技法交替奏出十六分音符节奏型,反复四遍后规律性地循环重复一遍。这一乐段音色由高到低,或由低到高,或由弱到强,或由强到弱,采用句句双的形式来展现鼓乐技法。 第二乐段俗称“华彩段”,鼓手们双手交叉敲击鼓边的四个方位进行花奏、交替敲击鼓棰,速度和力度均是渐进式递增,之后是大段的双手快速有规律轮流击棰、击鼓,这一技巧是绛州鼓乐独有的特色技巧之一—“嗑牙”,常用于作品高潮之处。 ③尾部,突然由快渐慢、由强到弱、再现“头部”双手轮奏、击打鼓边往返四次,鼓手们运用形体表情来表现核桃由屋顶逐渐滚落渐远渐停的静止画面,再一次回味了农民在喜获丰收之后的难以言表之情,同时又给人难以忘却的深刻印象。 布隆迪“圣鼓”采用“跨节奏”的多声部节奏手法,即鼓手们在各自的声部里演奏,各自的演奏声部又都在同一个周期里独立的反复,从而形成非常复杂、彼此错落的节奏组合。这首《鼓舞》由鼓乐、声乐和鼓乐和声乐的协奏三部分组成,运用“单线型”和“多线型”并存进行节奏组合表现出时而气势磅礴、恢宏;时而声韵铿锵,粗犷豪放的风格。 ①第一部分,以非洲音乐表演中最常见的“呼应”形式(高声长音呼唤与齐声应答)开始,得到热烈的应答以后,领鼓者用一条节奏均匀的“单线型”节奏“呼”,其他鼓手齐声“应答”同一条节奏,再次凸显非洲音乐的表演特色。(如图3) (图3) 过渡句2拍变3拍,从单线型一下子就自然形成“多线型”的节奏组合,这部分的节奏型是以三拍为主如(图4),强调重音的变化,通过节奏与重音的变化,变换音色,形成节奏主题及其变奏,形成交响式的主导动机,起到推动情绪的作用。 (图4) ②第二部分,加入了声乐,并以此为主,曲调采用2/4、3/4的混合节拍,鼓的节奏如同曲调的伴奏,在此,出现了最基础的多线型节奏——“3对1”、“3对2”的三声部节奏组合。如(图5) (图5) 由于鼓的节奏重拍与歌曲的强拍节奏不一致,造成一种紧张感,使音乐更加热烈,激动。 ③第三部分,鼓乐独立进行,以2拍、3拍交错进行的多种节奏形成一种类似旋律多声部复杂的节奏织体,期间还即兴插入人声的呼唤和应和,力度逐渐增强,表现出一种轻松自由却原始强烈的震撼性色彩。 三、作品的艺术审美特征 ①“生动传神”的鼓韵 《滚核桃》表演中,演奏员结合“舞台化”的肢体语言惟妙惟肖的表现出具体、可感知的音乐形象与情节。“绛州鼓乐”的灵魂正是它的韵味之独到。比如,在“引子”与“尾声”部分,似乎描绘了核桃先从屋顶的左侧滚落,稍后是中部再到右边,接着越来越多的核桃纷纷滚落而下……另外,在“中间”部分的大量对奏,好象是两位农民在比较各自收获的核桃谁的个头更大、滚动地更快,好似农民在述说今年的丰收。 ②“原始奔放”的鼓声 非洲鼓在非洲人民生活中的地位是其它任何一件乐器无法比拟的,它以语言般的节奏,为人们传递着不同信息。它通过变化丰富的节奏,表现出人们的喜怒哀乐。布隆迪的《鼓舞》结合唱、舞为一体,以规律的鼓声为基础,展现的不仅是慷慨激昂的鼓声,更是一种人类原始生命活力的彰显。欣赏民间音乐的过程,也是了解一个地区独特文化的过程,在非洲的很多国家、部落,鼓声有严格的规定,鼓手敲错节奏甚至会被处死。鼓乐在此基础上产生非洲鼓语,用以传递信息:召集部落、宣告酋长到来、宣告战争或和平、叙述部落历史、传承生活技能、战斗技能等。 综上所述,《滚核桃》和《鼓舞》以各自独特的击鼓技艺和音色组合达到叙事与抒情兼而有之。多角度、多层面分析不同民族的两首鼓乐,让我们看到鼓手是如何让听众在声音的变化中赏鉴出不同的音乐语言;鼓棰同鼓不同部位的接触,通过力度、速度多方位的变化,产生声音,优化音色,丰富音韵,并用肢体语言相辅,以模仿、写意、渲染等手法,使有限的鼓乐语言成为一种可感知的形象。 音乐是人类观察力、想象力、创造力、表现力的综合呈现,“鼓之声、鼓之韵”,使这古老的噪音乐器奏出了无限美妙之音。 参考文献: [1]史新刚 浅析绛州鼓乐《滚核桃》的艺术特征 《音乐时空》 2014年14期 [2]李明茜 《大脑的音乐体操》 译林出版社 2016年1月
【打印正文】